首頁 > 武俠修真 > 一品修仙 > 第七一九章 害怕.jpg,玩不起是吧
繁體切換

第七一九章 害怕.jpg,玩不起是吧

類別:武俠修真     作者:不放心油條     書名:一品修仙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拾取這個技能,“拾取”就是正兒八經的官名,諢名叫摸尸。

    其實就是一個技能,秦陽一直區分開來說,就是因為拾取,針對的是物品,是將整個物品都拾取煉化了。

    而摸尸針對的是尸體,施展技能之后,只會將尸體超度了,摸出來的東西,絕大部分情況下,都是沒有實體的技能書,偶爾會摸出來實物。

    反正秦陽已經很久沒摸出來過實物了,可能是他遇到的人,越強的越是重視自身,身上沒有超出自身能力價值的寶物,更可能是摸出來什么東西,跟尸體還活著的時候,最在乎最重視的東西有關。

    而絕大部分高手,重視的也都是自身能力,功法、秘術、神通、技藝……

    經歷了這么久,秦陽早就總結出了正常情況下的普遍規律。

    尸體,不管是完整的還是不完整的,哪怕只有一只手一只腳,也是摸尸的效果,而不會出現拾取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能被拾取煉化的,肯定不是尸體。

    如今仡樓說這尊雕像,肯定是三身道君的后手之一,里面也肯定有屬于三身道君的一部分,他卻還能拾取煉化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倆可能了。

    一,仡樓判斷錯誤了,這是三身道君的后手之一,但里面沒有三身道君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所以,這尊雕像,才會被判定為無主之物。

    若是這樣的話,倒是還好處理點,就算不能煉化,那處理的方法也挺多的。

    二,仡樓判斷沒錯。

    但三身道君留下這尊雕像的時候,就主動斬去了聯系,將這尊雕像進入到“遺棄”狀態,那么他的確還是能拾取。

    只要本身足夠強,屬于自身的一部分,化作的東西,便已經屬于寶物。

    哪怕的確是屬于身體的一部分,施展技能的結果,判定也是拾取,而不是摸尸。

    這種事不屬于普遍規律范疇內的,比如黑影的左手,還有佛骨金身。

    三,就是最驚悚的一種情況了。

    仡樓的判斷沒有錯。

    是三身道君主動開放了權限,將這尊雕像贈予了他。

    而這種情況,就說明了一件事,三身道君的自我意識還在,甚至知道這里的事情,之前被滅掉的黑袍女人的確只是三身道君的一部分意識而已。

    當年闖海妖洞府的時候,進入的地方,便是海妖仙子斬去的一部分記憶所化,只是修煉了三水身的海妖仙子,都有這種能力。

    那么身為三身術的創造者,無論是境界還是對于三身術的理解,肯定都比巔峰時期的海妖仙子強。

    她對于自身的一切,肯定是沒什么不可以斬的,斬去自己的一部分自我意識卻沒什么大影響,實在是正常不過的操作。

    以上總結出來三種情況,秦陽其實也沒法確定,到底是哪一種情況。

    第一種可能最小,仡樓的實力,肯定比不上巔峰時期的三身道君,但他也不是什么混子,大荒神魂一道的大佬,他既然這么說了,九成是不會出錯的。

    第二種可能性也不小,按照那些大佬的習慣,既然是布置后手,肯定是沒有大破綻的,而且也肯定不會事無巨細的跟著調整,自我意識時刻注意著其中一個后手的情況。

    所以第三種可能,也應該沒乍一看那么高。

    大致盤算了一下,第一種屬于小概率事件,頂破天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第二種可能跟第三可能之間,大致一半一半吧。

    秦陽暗嘆一聲,以后看到什么都想撿的習慣,得改改,指不定哪天就跟現在一樣,撿回來一個不定時炸彈,爆開就會將他炸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秦陽現在頗有些左右為難。

    不丟吧,手里攢著個危險物品,指不定什么時候爆開。

    丟了吧,最大的線索沒了,而且指不定丟了之后,會引出什么別的更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“秦陽,你把這尊神像,放在這里吧,就算無法封印,黎族所在的地方,應該也足夠將神像鎮壓下來。”

    仡樓恢復了點精神,主動開口接下麻煩。

    秦陽張了張嘴,還是搖了搖頭,心里暗暗發狠,玩不起就不玩了,多大點事,還要費腦子想。

    “算了,還是我自己來處理吧,我心里已經有點譜了。”

    老有人說他秦有德不要臉,這是天大的誤會和污蔑。

    要是敵人,那沒什么好說的。

    可算是自己人的話,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很明顯的,仡樓處理不了這個問題,秦陽就實在拉不下臉,把這尊雕像丟到這里,去坑黎族的人。

    若是向之前第二劍君那樣,很顯然只有他揍別人,別人都摸不著他,他還真能將對方戳死。

    在朋友的能力范圍之內,那對方要幫忙,定義就是幫忙,大家你來我往,互相幫助,情分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。

    可若是不在對方的能力范圍之內,甚至還要讓對方帶著自己的族群,一起去冒生死之險。

    秦陽真沒法心安理得的接受,人家沒這個義務,他也沒這么大臉。

    不是每個人都是張正義,就算是神形俱滅都死不了,損失也只是損失點壽數而已。

    將雕像收入海眼里,跟著仡樓回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秦陽只是說,想要借閱一下黑黎的記載,去看看能不能發現什么線索。

    秦陽鉆進了書房,蒙著眼睛的仡樓,跟神牛在外面站著。

    仡樓長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真像啊,我愈發覺得,他就是府君轉世,先輩們曾經提到過府君,他也是這般,小事很隨意,真有什么大事大兇險,他從不會牽連他人……”

    神牛趴在一旁,眼睛里仿若流淌著一汪深潭,沉聲口吐人言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覺得跟我們之間的關系還沒好到那一步,不愿意把黎族也陷入到巨大的危險里。”

    仡樓無言,想要反駁,卻不知道說什么。

    神牛鼻孔里噴出兩道白氣,若有所思的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還覺得,嬴帝的出現,便是大荒這一個時代的巔峰,現在我覺得,那只是這個時代的開端而已。

    嬴帝當年太過強勢,強者盡數避其鋒芒,如今可能才正式開始這個時代的大幕。

    三身道君若是歸來,誰知道會不會再次讓災厄降臨,你們也是時候做好準備了,以你現在的實力,已經不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陽查遍了仡樓給的各種資料,大部分都不是用如今的文字記載的,年代十分久遠。

    半個月之后,秦陽跟仡樓告別,孤身離開了黎族的地盤。

    他沒回大嬴神朝,而是一路東去,進入到黑林海的范圍。

    深入黑林海,重走了當年去尋找暗夜優曇花的路。

    隨著深入,壓制的感覺便越來越強,他體內的如臂使指的真元,只要溢出體表,立刻會變得重若千鈞,調動起來極為困難,但起碼還能用。

    上次進入這里,真元可是根本沒法溢出體表的。

    感受著壓制,秦陽的意識探入海眼,綠毛蟲、丑雞、無毛黑鳥、金豬、化血魔頭都在,他們之間倒是挺和諧的,化血魔頭雖然還是被欺負的那個,但比當年黑影在的時候強多了。

    另一邊,雕像靜靜的懸浮在一個角落里,誰都沒靠近。

    本來他是想到了之前被放到貴賓席位的寄影族問問,看看他是不是知道點什么,比如認不認得這尊雕像。

    哪想,進來一看,海眼魔石之下,空空如也,那個紙片人影子,竟然不見了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死了唄。”丑雞坐在昊陽寶鐘上,翹著二郎爪,張口說話就開始噴出點火星,怎么看都是一副不良鳥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怎么死了?”

    “你干掉了他寄生的那個丑大個子,他被鎮壓在那里,想要隨便依附到誰的影子里都沒辦法,這不,越來越虛弱,被海眼魔石活活鎮死了,就算沒海眼魔石,他也是跟離了水的魚一樣,早晚會活活憋死。”

    丑雞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,旁邊的無毛黑鳥,老老實實的蹲在那里,跟一頭沒毛的老母雞小弟一樣。

    秦陽眉頭一蹙,眼睛一瞇。

    丑雞立刻一個激靈,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該問的我都問了,他該說的都說了,真沒什么有價值的東西,他知道的不多,只是幫著干臟活而已,再說了,他被鎮壓在那,誰也沒轍啊,我告訴你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秦陽點了點頭,的確是這樣,他也沒轍,現在誰坐到了海眼貴賓席位,他也沒辦法把人放出來。

    死了就死了吧,也算是完成答應人家的事了。

    沒問到什么消息,秦陽從海眼出來,拿出一些在繡娘染坊里一鍋端走的染料水。

    是時候提升一下實力了。

    他那個時候,就惦記著這個了,繡娘的染料水里,本身就可以算是各種靈水大集合,他當年以萬水之母的天一真水鑄就神通,理論上,任何靈水真水的力量,都能融入自身。

    只不過這個染料水著實有點太強,當時只能存下來。

    如今對于他來說,也依然太強,可他可以調出來一點點,慢慢的一點一點去逐漸適應。

    以葬海修髓典提升的方法,之前已經驗證過了,在合適的外部環境里,在壓力之下,被迫晉升,是目前最快的方法。

    地氣真體神通提升了,元磁神環也弄成了,如今最適合的,便是提升體質,進化水身了。

    染坊水,原本只是備用選項,如今卻成了最適合的。

    牽引著七彩水,覆蓋身體的一部分,然后開始運轉葬海修髓典,服下絕世寶湯,開始去強行適應。

    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,秦陽的身體,如同化作水流匯聚而成的人形狀態,只不過這水流,慢慢的從七彩狀態,開始向著漆黑轉化。

    直到徹底化作了黑色,連光芒都不在反射出來,如同一個黑色的影子時,秦陽慢慢的恢復了正常狀態。

    秦陽伸出手,看了看自己的手,化作黑水,其內什么力量都感覺不出來,似乎也沒什么殺伐力量。

    但秦陽可以感覺到,這次神通的進化,似乎完全走了極端,加強的就是水身純粹的適應能力,水身對于各種靈水真水的適應能力,已經強到爆表了。

    秦陽暗嘆一聲,沒什么好意外的,他的水身,從最初開始,就是走的適應各種水的路線,如今越走越極端,也是預料之中。

    之前不太想用染坊水,只是將其當做備用選項,就是這個原因,因為那染坊水里,蘊含著各種力量,只要去適應,就等同于去不斷的適應一種又一種的靈水。

    這種選擇,得到的被動進化方向,已經可以預料到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的其實還是殺伐力量,而不是自保的力量。

    自保就自保吧,反正這也是他做出來的選擇。

    之所以重走當年的路線,就是為了去上古地府的碎片。

    仡樓處理不了雕像,根本沒法封印,秦陽而且還將其煉化了,卻也什么特殊都察覺不到。

    那種被陰影籠罩在心頭的感覺,著實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秦陽說他自己來處理,那自然是真的有辦法了。

    笑話,這么多年,冒險是白去的么?

    找人解決不了問題,那么他再去找別人,估計也是一樣的結果,那何必去麻煩別人呢。

    那換個思路,找地方來解決不得了。

    弄不明白,那就不去弄明白了。

    解決不了問題,還解決不了惹出問題的東西了?

    錘不爛燒不壞,揚不了骨灰,那就整個給丟到黃泉水脈里。

    管你什么后手,管你隱藏著什么,不知道就不知道吧,直接掀桌子,砸盤子,以后再有什么了,見招拆招,省的整天沒見到人呢,自己先把自己嚇到了。

    三身道君是牛逼,但她不是也完蛋了么,沒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提升一下水身的適應能力,純粹是為了預防出現意外情況。

    萬一真到關鍵時刻,雕像活了呢?萬一他被打入黃泉里呢?都是要考慮到的。

    如今只要他跌入黃泉,不會立刻死,那他肯定就能適應下來,死不了了,再說怎么從黃泉水脈里蹦出來的事。

    這雕像要是真牛逼到被丟到黃泉水脈里還能蹦出來,那秦陽也認了,立刻執行備用計劃。

    適應完之后,秦陽收起了染坊水,大步走向黃泉岸邊。

    昏黃中泛著暗金的大河,在他看到的第一眼,立刻化作一方一望無際的大海,其內兇威濤濤,泛起的腥氣,比之上次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    再次來到這里,感受跟上次也沒什么不同,依然可以感覺到一種關乎生死的莫大危機。

    秦陽沒理會黃泉水脈里翻騰的那些怪物,他拿出雕像,一手托著雕像底部,一手扶著雕像,腰身一沉,全身力氣驟然發動,猛的將雕像擲向了黃泉水脈。

    “走你!”
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