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武俠修真 > 仙子請自重 > 第五百二十六章 那一年的離火
繁體切換

第五百二十六章 那一年的離火

類別:武俠修真     作者:姬叉     書名:仙子請自重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凡人的戰場早就收兵了,雙方遠遠對峙著,都無心交戰,所有人的心思都在空中。

    哪怕大家都看不見。

    很遙遠的高空,清微和邙山正在斗法。

    別說凡人們了,連秦弈李青君都不敢接近去看,兩個乾元的對戰太過兇險,并且他們也太容易被發現,連神識都不敢亂探。

    只能聽到天空悶雷般的響聲,仿佛大地都在搖晃。

    隱隱有雷霆在天際閃過,黑云壓頂,太陽被遮蔽,整個環境黯淡下去,繼而暴雨如注,灑遍平原。

    乾元之戰,影響一地天時,早已經并不稀奇了,其實暉陽之戰都可以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的是,這一對的戰局絕對不是切磋,而是上來就是往死里打,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大仇,這些年兩家之戰也打得夠兇了。

    秦弈隔著老遠都能感受到能量的激蕩,這片平原上空已然充斥著極為濃郁的能量彌散。

    別人可能沒感覺,而秦弈此時的修行認真觀察之下,隱隱察覺到了一些怪異。

    似乎這些溢散的能量以及他們交鋒的火氣、戰意,加上此地戰爭的血腥氣、殺伐兇戾之氣,都正在被某種方式引導,流向了遠方某處目標的樣子。

    秦弈心中微動,想到了一個熟悉的場景。

    當初焚天島,借他們騰云交戰的能量和戰斗的火氣與血氣來開門?

    不同的位面碎片,進入的方式顯然也不一樣,并不是每個地方都有直接的通道可以鉆,應該說更多的通道是隱的,需要某種方式去開啟。

    所以這個莫非是……

    饕餮祭壇?

    秦弈拉著李青君,悄悄往氣息引導的方向接近。

    果然過不多時,就在茫茫涼山的山坳底部,看見了幾個巫師,正圍著一扇紅門施法。那各色氣息都鉆進紅門里,紅門的血色越發鮮艷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在開門!

    這種級別的能量去開啟的截天之門,那就是乾元級通過,里面若能再獻祭召喚饕餮的話,那就會是乾元巔峰甚至可能會是無相之兇魂!

    秦弈徹底明白了李無仙和巫神宗的交易,居然是在配合著搞饕餮祭壇。而這個清微,不但是開門的鑰匙,說不定還會成為祭品!

    這里絕對不止邙山尊者一個乾元,巫神宗的主力都在這里,說不定連無相宗主都來了,因為這必然是近期巫神宗最重要的第一要務!

    這事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涉足的,秦弈李青君在這里都只能是炮灰,連李斷玄都很難全身而退,無仙到底哪來的膽子,與虎謀皮,設這么嚴重的局?

    那京師的祭壇是掩人耳目還是另有價值?

    正這么想著,紅門血色徹底凝結。

    截天之門成了。

    幾乎與此同時,天際的烏云變成了一只鋪天蓋地的大手。隨著清微的一聲慘叫,大手捉住清微,猛地一甩。

    清微如小兒一般沒有半點抵抗之力,被準確地擲入紅門里。

    這必然是巫神宗宗主遠程出手!

    繞著紅門施法的幾名巫師呵呵笑了幾聲,都鉆了進去,邙山尊者也從天際射來,進入門中。

    成了。

    一定是在里面召喚饕餮,清微就是祭品。

    秦弈和李青君面面相覷,他們根本不敢涉足這種事!這是無相涉足,好幾個乾元操作的巫神宗第一要事,要不是因為身上玄陰宗混亂羅盤護佑,指不定都被人家無相宗主發現了。

    “走,回去看看無仙到底什么情況,怎么連這都敢插手。氣運可不是萬能的,和無相謀皮,召喚的還很可能是無相兇魂,這是找死么?”

    回到城邊,卻看見城門洞開,漫山遍野的乾軍已經沖向了西涼大營。

    李無仙站在城頭安靜地看著,目光平靜無比。

    秦弈正要上前,卻見天際再度射來流光。

    又一個老道士漂浮在李無仙面前,神色復雜地盯著她看了一陣,問道:“貧道太一宗主清玄子,殿下知道我要說什么?”

    李無仙平靜地看著他:“道長,說句實話吧,這件事我根本不由自主。”

    清玄子深深吸了口氣:“貧道并不是來和殿下算賬的,只想知道,無相兇魂出世,巫神宗自己非常容易受反噬。左擎天自己進不了截天之門,并無法把握里面的狀況,是憑什么敢做這樣的策劃?”

    李無仙道:“借我大乾國運鎮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清玄子迅速不見,早已飛速疾馳龍淵城。

    龍淵城的祭壇,便是使大乾之運與巫神宗共享。借此開國鼎盛之運,他們的召喚至少不會出現什么不可測的意外,什么饕餮意外變異啦、掙脫控制咒法啦、或者位面意外坍塌之類的莫名其妙的事件只要別瞎來,那把握便大了許多。而且巫神宗還有巫法,可以通過祭壇把這種氣運具體化,就是具體針對“我們召喚饕餮順利”這么一個具現,那幾乎就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直接進截天之門阻止此事,清玄子也不敢。

    但破壞巫神宗的氣運,讓他們自己受饕餮反噬,自食苦果,還是可以辦到的。

    李無仙看著天空低聲道:“左宗主,依約我可以對他們說這些,之后就是你們仙家自己爭奪,與我凡俗無關。對吧?”

    天空沒有回應,身后的老嫗倒是回應了:“宗主自有數。”

    這本就是約定,要是把太一宗徹底激怒,人家清玄子拼著自己身死道消宗門傾毀,也要把你這人皇殺了,你一點辦法都沒有。人皇若死,國運盡消,那巫神宗想借的運也沒了。所以巫神宗再跋扈,也會許可李無仙這種淺層的兩頭逢源,至少許可她不把太一宗往死里得罪。

    清玄子抵達龍淵城,一眼就看見已經建好的祭壇上方,負手站著一個血袍老者。

    巫神宗主左擎天親自鎮守。

    清玄子心都涼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滾吧,清玄子。”左擎天慢慢道:“這是我巫神宗召喚饕餮之宗門戰略,與你太一宗無關,只要你滾,本座不殺你。”

    清玄子氣得渾身發抖:“你們以我師弟為祭,說與我太一宗無關?”

    “這是你們妄涉紅塵的果報,有誰逼清微去西涼戰場么?”左擎天神色變得譏諷:“乾元宗門打江山,虧你們做得出來,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清玄子怒道:“你們召喚兇魂,必使仙道遭劫,你左擎天更是無相出世,真以為天樞神闕會坐視不理?”

    “此事事涉凡俗爭霸,天樞神闕自命清高,覺得臭不可聞,本就不愛管。”左擎天笑笑:“何況本座借此氣運之壇,要防的意外里本就含有天樞神闕的份,如果他們測算此間事,多半模模糊糊,看不分明。”

    清玄子默然。

    “說完了么?”左擎天和藹地笑笑:“你要是不走,那就死吧。”

    血色的巨手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清玄子祭出法寶,打算力抗。

    可出乎兩人的意料,巨手與清玄子之間,驟然綻放出絢麗的火焰,如鳳翔于九天,直破血手。

    “離火神訣?”血手收斂,左擎天一直悠然的神情變得嚴峻:“曦月,你緣何在此?”

    慵懶的女聲傳來:“一千年前,我就算到有李姓王朝、巫神宗這樣的關鍵字了……如今一切合拍,特意來看看有什么奇怪?”

    遠處,李斷玄背負長劍,遠遠看著此處的變故,輕聲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那一年的離火。

    竟是天樞神闕第一宮之主,明河之師。
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