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網游動漫 > 閃婚獨寵:總裁大人難招架 > 第1466章:走投無路
繁體切換
    云瑤不喜歡哭哭啼啼的聲音,只是聽著,她都感覺鬧心。還沒進去,云瑤已經能想到劉萍一會哭鬧的樣子,突然感覺太陽穴一陣抽痛。

    霍彥辰握住了云瑤的手:“你要是心煩,一會就站在我身邊,不用出聲,我來解決。”

    云瑤點了點頭,這種場面,讓霍彥辰出面表態會更好一些,女人還是會容易心軟,這次她就當一回擺設好了。

    病房門被推開,劉萍的哭聲戛然而止。她頭上纏著厚重的繃帶隱約能看到些紅色,手臂上掛著吊瓶,臉色更難看了。

    護士見霍彥辰進來,趕緊低著頭離開了病房。

    劉萍終究是害怕霍彥辰的,看著霍彥辰那張臉,她就不敢吭聲了。

    等護士走遠了,劉萍才一臉怨恨說道:“你們救我干什么?不如讓我死了,一了百了,現在我這個樣子,只會給別人增加負擔,你們救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霍彥辰可不吃這一套,這些哭訴的法子,他早就看膩了。如果沒有些手段,他也坐不穩今天的位子。

    “你要死還是要活,那是你自己的事。只有一點,別死在霍氏集團,不能臟了我的會議室。”

    這話夠狠,連云瑤都覺得有些過了,劉萍怕是扛不住這樣的言辭。霍彥辰三兩句話,就讓劉萍住嘴了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以為,自己這些手段能管用,那就錯了。就算你今天從樓頂上跳下去,留下遺書說是我逼死你的,我也不會怎么樣。不信,你就試試。只是可憐了你的丈夫無人照顧,還有你那不成器的兒子,以后還不知道要怎么生活。”

    劉萍低著頭,霍彥辰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弱點。這個口口聲聲要尋死的女人,還是放不下自己的丈夫和兒子,她不會舍得死的。不過是想用這苦肉計,讓他們松口,不再追究這么件事。

    讓他霍彥辰的老婆背下這個黑鍋,她也不看看自己是誰。

    霍彥辰在病房里踱著步子,連帶著皮鞋敲擊地板的聲音,都一起變得冰冷起來,他在這,沒人敢多說一句話。劉萍看向了洛云瑤,以為這個時候,她至少會吭個聲。她想向洛云瑤求救的,誰知道,她還沒開口,霍彥辰就識破了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我說了算,你看誰都是沒用的。我不把你交給警察,是對你最大的寬容,接下來的事情會怎么處理,和你沒有半點關系。從現在開始,你不再是霍氏集團的員工。至于以后你是想死,還是茍延殘喘活下去,看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霍彥辰干脆利落說出了自己的決定,按照他以往的性格,這樣的事情他根本不會管,直接交給警局處理,該怎么就怎么辦,她有苦衷,跟自己有關系嗎?

    “霍總,你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人能跟我討價還價!這兩天的醫藥費,霍家會承擔。至于以后的生活,你自求多福。”

    霍彥辰幾乎沒有給劉萍回話的機會,留下自己的決定,就帶著云瑤離開了。整件事情當中,他們才是受害者,沒有義務承擔任何責任,放過劉萍,已經是他最大的寬恕。

    可惜,抓住一個劉萍,還是沒有問出對方是誰。霍彥辰總覺得有些奇怪,劉萍替人辦事,難道不需要向她匯報嗎?

    既然是個女人,又不太像是何柔,這個人,會是誰?為什么要針對洛洛?

    等霍彥辰離開病房以后,劉萍才摸出自己的舊式手機,撥通了自己牢記于心的電話號碼。

    這串數字關系到她兒子的性命,她可不敢忘記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電話里傳來一道冰冷的女聲:“我交代你的事情,辦好了嗎?”

    劉萍支支吾吾,耽擱了半天才敢出聲:“我沒想到他們布下了陷阱等著我!我被當場抓住了,不過你放心,我沒有說出你的聯系方式,他們肯定找不到你的。你要我辦的事情我都做了,你什么時候能放了我兒子?”

    “你那兒子,不過是個廢物,放了,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劉萍聽她這么說,一下子著急了:“你之前就答應過我的,只要我按照你說的去做,你就會把我兒子放了,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啊!霍彥辰那么厲害的人,我怎么可能瞞住他的眼睛。如果這件事這么好辦,你怎么不自己去辦?”

    她用了這么多法子,好不容易才保住了自己的命,沒有被送去警察局,現在對方卻說不放人,劉萍怎么可能坐得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就這么在乎你的兒子嗎?”大白天,阿黎卻待在自己的屋子里,拉上窗簾后,陽光根本照不進來,整個房間只剩下電腦屏幕那點光,她把玩著自己的指甲,并沒有把劉萍的話當回事。

    像劉萍兒子這樣的人渣,死一個,這個世界就多一分清凈。她不理解,有些人當父母,明知道子女沒有善心,壞到了極點,還是疼愛他們。而有的父母,就算自己的孩子再好,他們也不屑一顧。

    劉萍的兒子劉勇,這樣的人渣,憑什么得到父母的疼愛?

    她此生都沒有得到過的東西,劉勇更沒有資格得到。打從她帶走劉勇的那一刻,阿黎就沒打算把人給放了。

    不過是個畜生,沒有資格活在這世上,更沒有資格得到父愛和母愛。

    “我就這么一個兒子,求求你,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都答應你了,我已經盡力了。如果你非要殺人,你就殺了我吧!你別動我的兒子啊!一切都是我的錯,我求你,放過我的兒子吧!”

    劉萍的哭訴讓阿黎覺得煩躁,這些人,就是如此懦弱。

    她沒有回答劉萍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成事不足,敗事有余的女人,她沒有資格跟自己談條件。不管這件事成功與否,結果都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阿黎取消了電腦里的設置,劉萍再打這個電話,已經成了空號。她急了,自己找不到那個女人,那她的孩子……又要到哪里去尋?

    她一遍遍打這個電話,聽到的卻是冰冷的聲音,這個號碼是空號?

    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聯系不上那個女人,那她……要去哪里找自己的兒子?

    劉萍在病房里突然痛哭大叫,突然眼前一黑,暈倒在了病床上。

    她的兒子……該怎么辦?
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