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武俠修真 > 一劍斬破九重天 > 一六二、送她一粒大藥
繁體切換

一六二、送她一粒大藥

類別:武俠修真     作者:流浪的蛤蟆     書名:一劍斬破九重天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救了王崇這人,剛剛狂奔出了古鎮,就一口鮮血,把王崇澆了一個通透。

    王崇心頭頗無奈,暗暗忖道:“你一個胎元境,跑出來救什么人啊?我自己就能搞定好不好?”

    心底雖然如此說,但王崇還是頗感念此人出手救人,急忙伸手反過來,扛起來這位“救命恩人”,想也不想,就大步狂奔。

    過不多時,古鎮中就有無數馬客,縱馬疾馳,沖了出來。在為首的那名赤膊大漢率領下,緊追王崇不放。

    王崇正想要出手,殺了這些人,他的“救命恩人”,就勉強掙扎著,伸出了兩根手指,手指尖夾著一張符紙,又噴了一口血,喝道:“疾!”

    這張符紙,無風自燃,化為一道黃光,把兩人包裹在其中。王崇只覺得身子一輕,微微浮空,就直奔某個方向飛掠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崇也沒料到,這人居然還有這一手使符的本事,他都不太會這一招。

    本來天罡境,就應該先學符箓之術,五行遁術,疾行術,入門的禁法,更是必修,但王崇這個奇葩,他入門就是劍訣,以后更是一路本著最頂尖的道法使勁,這些粗淺的入門之學,他還真就沒有碰過。

    現在你讓王崇,使一招土遁,使一招符術,他還真就不會。

    大約一個多時辰,符紙的力量消耗殆盡,兩人卻在一處古廟前落下了遁光。

    那群瀚海魔盜,早就被甩脫的不見影蹤,由此可見,那群家伙成色相當之差,就連個御氣飛掠,只怕那位煉就罡氣的首領,都不大會。

    不過這也是正常,畢竟不是哪一家門派,都像峨眉有太清玄羽訣,毒龍寺有仙鶴舞空勁,尋常門派都沒得這些秘法,何況一群瀚海魔盜,他們所學也不過就是原道經的東西,十分粗陋不堪。

    王崇扶著“救命恩人”,走入了古廟,他猜測這符紙,直奔這邊,一定是有些說道。

    王崇進了古廟,就聽得自己的“救命恩人”,掙扎著說道:“點燃那根信香!”

    王崇果然瞧見,一根香插在香爐里,已經只剩下半根,香爐也污漬不堪,這座古廟也不知多久沒得和尚,處處破敗,比當年觀羽大和尚的徑山寺,也沒好去哪里。

    王崇伸手一捏,以本身真火,點燃了那根信香,聽得耳邊微微驚咦了一聲,回頭望去,自己的救命恩人已經徹底暈厥。

    王崇這才有空打量,這位救命恩人,他似乎也是個少年,比阿牛大了少許,劍眉星目,因為已經昏過去,還是閉著眼睛暈的,也瞧不出來,是否目若朗星,總之是個極美的少年郎君。

    王崇伸足踢了踢,見其果然沒醒,心道:“這又是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了一道涼意:不是我安排的。

    王崇氣道:“也沒問你。”

    演天珠又送出了一道涼意:你來的有些早了……

    王崇怒極反笑,罵道:“早個屁?吃沒趕上吃中飯嗎?”

    演天珠再次送出了一道涼意:你晚來一年半載,蕭觀音全家就死的不剩誰了,現在來她還有個弟弟沒有死絕。

    王崇對這個破珠子,實在沒得話可說,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聲:“蕭觀音的弟弟,又是誰人?”

    演天珠一道涼意送出:地上那個。

    王崇踟躕了一下,問出了最關鍵的一個問題:蕭觀音又是誰?是我命中的貴人,能助我一臂之力嗎?

    演天珠這次,連續送了好幾道涼意,把一句話拆成了一個字一次:不……你——是她——命中——注定的——貴人!

    王崇正在跟演天珠拌嘴,他實在想不通,這個破珠子,究竟是怎么的腦子!只能推脫一句,這破珠子果然不是人,只有珠子,沒有腦子,想的東西,就沒有個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一道香風,撲鼻而來,王崇久經大敵,急忙閉住了呼吸,這才擺出了姿勢,喝道:“誰人偷襲?”

    這股香風,可不是什么好東西,倉促間王崇也沒分辨出來,究竟是十二花神罡煞的哪一種,但不管是哪一種,反正都蘊含劇毒,沾染上……

    他其實也不會有啥事兒,就是按照阿牛的身份,不摔倒一下,就要露餡了。

    一個黑衣少女,沖如了破廟,揚手就是一掌,王崇無奈下揮手還了一擊,喝道:“是地上那人救了我,他用符術待我逃到了這里,你要是跟他相熟,趕緊救人,莫要跟我動手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少女這才住手,撲過去抱住了少年,大叫道:“弟弟!莫要死,莫要死……”

    王崇見她只會晃人,不會喂藥,心道:“我來的也不算早,若是看她多晃一晃,這個弟弟怕就是沒了。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出一道涼意:送她一粒丹藥。

    王崇罵了一句:“敗家的玩意,就是這么吃里扒外。”還是乖乖的取出來一枚丹藥。他忽然想起,這枚丹藥還是當初下峨眉的時候,花飛葉所贈。

    花飛葉送的丹藥,也說不上有多珍貴,但卻讓王崇救了好幾個人。

    王崇想起來這位姐姐,忽然有些懷念,暗暗忖道:“如是我當初拜入峨眉,只怕跟這位花姐姐,關系一定會最好吧!”

    演天珠送了一道涼意:不要磨蹭了,再不把丹藥送過去,蕭觀音的弟弟可就沒了。

    王崇反唇相譏,罵道:“她弟弟沒了,關我什么事兒?”

    演天珠直接沉寂,再也不理他,王崇沒奈何,只能把手中的丹藥遞過去,小聲說道:“這是我奶奶留給我的唯一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他還未說完,黑衣少女就把丹藥抓起,塞入了自己弟弟的嘴里,只是這個少年傷勢極重,根本吞咽不下去,黑衣少女急的大哭起來。

    王崇瞧不下去,湊進了,用手指頭捅了捅,把這粒丹藥捅了進少年的嘴里,安慰道:“喂藥就該這么喂,他都昏了,不會自己吞咽,需要旁人幫忙。”

    少年吞了丹藥,峨眉的靈丹倒也好使,頓時就呻吟一聲,又噴了一口血,但卻幽幽醒轉,黑衣少女高興的什么也似。

    王崇這才有空,看了一眼,這個叫做蕭觀音的女孩,不由得暗贊了一聲:“好個美貌的小娘,似乎比齊冰云,安羽妙都不差。”
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