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網游動漫 > 我在火影畫漫畫 > 第三百零八章 團藏:好事三代做,壞事全我的?
繁體切換

第三百零八章 團藏:好事三代做,壞事全我的?

類別:網游動漫     作者:賣身葬節操     書名:我在火影畫漫畫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創造再生最難的在自動恢復全身上,邪神教教徒給了綱手不少的靈感,否則她可能還得很長一陣子研究才會有所收獲。

    綱手離開,大蛇丸繼續自己的研究。

    不過他心里,還是想著漫畫——生命真的脆弱,即便擁有仙人模式、八岐之術,依舊難逃“死亡”。

    當然。

    或許漫畫里大蛇丸并沒有死,但被封印其實也差不太多,況且那種駁雜混亂的轉生空間,著實讓現在的他犯惡心。

    “算了,無論如何我都不想變成那種鬼模樣。”

    年輕的大蛇丸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將漫畫放在一邊,跟著若有所覺地看了眼對門,恰好對上斷張望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頷首示意,心中兀自冷笑。

    他跟斷沒多深交情,雖說赤羽在漫畫里那么畫“他”,但這件事肯定是站赤羽這邊的,甚至于他還小小推波助瀾一把。

    比如,一條提前去往赤羽那邊的蛇分身。

    赤羽這邊還沒收到消息,不過綱手倒是來了一波,發了點脾氣后……他付出了點錢,以允許綱手去賭博為代價,把這次危機蒙混了過去。

    總的來說,有驚無險。

    不過接下來,他同時受到大蛇丸和暗部那邊的消息。

    一條是大蛇丸的傳信,暗部那邊則是關于團藏的事情——巖忍村那邊的談判成功了,團藏回到了村子。

    “老師回來,還一定要我去暗部一趟……難不成人柱力護送還要我走一趟?”

    赤羽想了想,起床洗漱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暗部那邊還是要去一趟,好順便了解一下巖忍村那邊的條件和情況。

    不過團藏回來去了一趟暗部,立馬就到火影大樓這邊報告情況——跟巖忍村的交易,畢竟還是要通過三代這邊同意的。

    火影大樓中。

    團藏坐在三代辦公桌前邊的椅子上,手中拿著翻看著一冊漫畫,而三代則拿著他剛完成的內容報告。

    漫畫還是三代給的。

    團藏剛開始不以為意,但看到后頭,心里漸漸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這劇情……好事都是三代做的,壞事都是我團藏干的?

    “這臭小子,真是太過分了”

    團藏心底暗惱。

    即便“根”的領袖成了水戶門炎,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小團體頭子是他志村團藏,漫畫一出自己在平民中哪還有好名聲可言。

    不過仔細想想,自己干的還真就是這類骯臟、黑暗的事情,宇智波要出了這檔子事,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嫌疑很大。

    嘖……

    團藏心情頗為復雜,現在的他對火影心思是有的,但更多也是想讓木葉強大起來,火影位置指示順帶的目標。

    可現在換個角度看自己——這樣扮演黑暗的角色,村民們怎么可能認同?

    他輕輕嘆息,將漫畫放下來,跟著問說:“永恒萬花筒……宇智波那邊能弄出來嗎?”

    “這種力量似乎在親兄弟之間才能流轉,咱們大概弄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三代搖搖頭。

    報告看完了,內容無非是巖忍村許諾給多少金鐵物資,還得到五種木葉沒有而又比較實用的土遁忍術。

    這些只是物質交易,除此之外其余貿易、戰略上的交易,由于人柱力的存在,基本都是木葉這邊得利。

    團藏將漫畫放下來,說:“五種忍術有三種是b級,兩種C級,C級的忍術卷軸我已經得到了,現在儲存在暗部,至于這些戰略合作……除了云隱村這邊看看就好,砂隱村和雨隱村的合作應該沒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嗯,云隱村實力強大,就算巖忍村也不愿意直面他們,到時候云隱村要是向木葉發起戰爭,他們不會幫忙抵擋。”

    村與村之間,紙面合作很多是虛的不可盡信,但光憑其他項目,木葉這邊已經賺大了。

    巖忍村也沒辦法。

    那能咋辦,我們出手了,人沒找到,木葉出手直接活捉。

    只能認栽了。

    不過可想而知,老紫回去恐怕并不好過,輕一點被軟禁,嚴重一點就是換人主力而死。

    團藏大致說了一下,然后拍了拍漫畫書說:“我還有事,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冊漫畫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三代似笑非笑,被徒弟這么編排,這種感覺肯定很酥爽。

    團藏沒好氣地把漫畫扔回去。

    瞧他幸災樂禍的……再怎么也不能讓猿飛日斬看了笑話,于是他淡淡說道:“赤羽這邊還算好,你徒弟哪天把你畫進去就真的笑話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~怎,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三代剛抽煙結果愣是被說嗆到,團藏所指的無疑是自來也,要被畫到親熱系列打醬油,那他一世英名就真的毀了。

    自來也確實不靠譜,但……

    應該不會吧?

    不會……吧!

    他越想越覺得沒底,自來也目前沒經過多少打磨,會不會這么做還真不好說。

    此時,團藏已經溜了。

    傻子才給反駁的機會,打嘴炮的最佳應對方法就是惡心完對手就拉黑,不給對方反擊的機會。

    不過要說不郁悶,那肯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團藏對火影之位肯定有意思,這份執念來自當年二代設下考題,他一直覺得自己當時過于膽怯,導致跟火影之位失之交臂。

    然而要讓赤羽說,這完全是老師想太多。

    千手扉間這么聰明的人怎么可能臨時才選擇下一代繼承人,肯定早就確定了人選,那個考題只是最后的測試罷了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,團藏的機會就不大。

    之前暗部已經派人去找赤羽,所以他沒有去漫畫鋪,直接回暗部這邊。

    赤羽已經等了一會兒,雖然中間他回漫畫鋪一趟,但飛雷神的速度肯定比團藏來回跑要快許多。

    等了良久,團藏總算回來了。

    進門看到赤羽上邊已經打開的窗戶,刺目的光芒從窗戶照射進來,他進門不由眼睛微微一瞇。

    “老師,你這邊太暗了。”

    “關上,太亮了。”

    團藏手捂著眼睛,進入暗部還有這么亮的地方,簡直違反他的暗部美學。

    赤羽只好依言關上窗。

    團藏坐下,沒好氣地說:“都看了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翻了一下,沒看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桌上就擺著三張。

    一張是資源方面的交易,另兩張則是土遁忍術,團藏還是厲害,光這些條件就已經相當豐厚。

    “想看多少看多少,這位置遲早是你的,不過我手里宇智波沒滅,說不準以后下令滅族的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團藏臉色依舊冷漠,讓人看不出他的想法,但話里的不爽都快蹦出來,只要是個人都能聽出他很不滿。

    不是剛回來嘛,怎么就看完漫畫了!

    赤羽心底惋惜地嘆氣,但沒多大害怕,因為他沒從團藏身上感受到什么惡意,這些話多半以玩笑居多。

    他眼珠子一轉,拍了個馬屁說:“哪能,您壽命無疆,暗部這位置永遠是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壞事永遠我做?”

    團藏沒好氣地回了一句,然后從底下取出另一份紙條扔給他。

    赤羽看了眼,上邊是海老藏的求助。

    “可以確定,斑已經控制了三代風影,你是幻術大師,如果讓你控制砂介,你能做到無聲無息地長期控制嗎?”

    團藏正色詢問。

    幻術方面,木葉最強的就是赤羽,所以回村看到這紙條第一時間就叫他過來。

    赤羽想了幾秒后說:“不難,因為這時間沙門出事,砂介的心靈漏洞很大,而斑當年連尾獸都能控制,肯定有不需要過于看照就能控制他人的術。”

    團藏將紙條放下,想了許久后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若是這樣,他只要說明斑還活著,海老藏應該就會明白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寫了一張紙條,將它交給手下暗部忍者,接著才跟赤羽說:“過幾天要把人柱力送回去,你有飛雷神能迅速脫身,就代勞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赤羽當然沒問題。

    這會兒不答應,等著回頭穿小鞋?

    況且木葉這邊有實力護送人柱力的不多,特別是能察覺黑絕或從斑手中逃脫的大概只有他的飛雷神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不過他答應后,順便說了一句:“老師,跟砂隱村的戰斗中靈化之術很有用,這種術有沒有推廣的可能?”

    “難,要是能推廣,當年就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團藏搖搖頭。

    不過被赤羽提醒,他倒是想起村子還有一位能使用靈化之術的忍者。

    加藤斷……

    雖然只是中忍,但跟砂隱村戰斗的話,他的能力確實會很有用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赤羽沒提斷,聽了這回答就轉了話題,聊了幾句后找借口回漫畫鋪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風之國,一小隊人馬在風影帶領下,悄悄前往一個隱蔽所在。

    這是守鶴關押之地。

    分福和尚坐在監禁的地方念經,聽到腳步聲微微一頓,敲木魚的聲音都紊亂了一些,過一兩秒他才繼續念經。

    千代看了眼砂介,見他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,于是站出來:“分福大師……”

    “諸位,讓我念完最后一段經可好?”

    分福大師淡笑著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砂介他們此來帶著殺氣,估計是要取他體內的守鶴。

    作為和尚,他并不畏死。

    然而,守鶴到砂介他們手中,必然會成為涂炭生靈的兵器——他并不希望看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念了人生最后一段經,他攤開手,看了眼左右手手心。

    一手“受”,一手“心”,合則是愛。

    “大師為風之國鎮壓守鶴十數年,砂隱村不會忘記您的功勞,您所屬寺廟必將香火不斷。”

    砂介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香火、名利都是過眼云煙,只望施主將來不用守鶴多作殺戮,老僧就心滿意足。”

    分福和尚雙手合十,“今日不是老僧的災劫,而是老僧脫出樊籠之日,只望你日后能壓制戾氣,莫要讓生靈涂炭。”

    前半句是跟風影說,后半句則是跟體內的守鶴說。

    這是僧者大愛。

    除砂介外,眾人皆沉默。

    過許久,一聲怒吼從監禁處響起,正是守鶴……但最后,它漸漸還是熄了聲,顯然是被壓制住了。
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