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魔法 > 科學成神手冊 > 第158 深夜相約
繁體切換
    張越掃視一圈,“內山弟子選拔第一輪已經考核結束,我放個煙花給大家慶祝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,在大家驚駭的目光之中,張越體內的元炁開始放出體外,直至充斥著整個演武場。

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,我中毒了,釋放元炁有點慢。對了,歐陽香香,我是怎么中你毒的,可以告訴我一下嗎?”張越還是挺好奇,自己明明防御得很好,怎么會莫名其妙的中毒。

    歐陽香香臉色一紅,拿出一個玩偶來,“這個玩偶,有詛咒效果。您,您不是中了我毒,而是中了詛咒。您放心,過幾個小時詛咒效果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張越的強大給這位年輕的少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不過回答一個問題而已,竟然有點面紅耳赤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看煙花吧。”

    張越將所有的元炁揮向高空,一直飛到數百米的高度,才戳破了那一只只膨脹的元炁氣球。

    砰!砰!砰……

    無數響徹云霄的爆炸在青神宗的上空響起。

    元炁技,氫氣球的煙花表演版。

    葉無雙面如土色,終于知道張越沒有說謊。

    這人,尼瑪是怪獸吧,他的體內怎會儲存如此多的元炁,怎么可能。光是著煙花釋放的元炁量,就有普通演炁境的十倍了吧。

    第一輪,結束,獲得最高分的是劉不平,6分。4分5分的,鳳毛麟角。大多數是2分3分。

    當然,第一輪總共參考30人,21人得到了0分。

    可以說,是相當慘淡了。

    短暫休息兩天后,第二輪考核開始。

    第二輪考核,考核內容歸納為兩個字:逃生。堅持得越久,得到的分數就越高。

    張越依舊是總考官,不過這次他不用親自上場,而是命令十名內山弟子對考核弟子進行圍追堵截和追殺。方圓百里的山巒之中,隨時都聽見慘叫之聲。

    讓人沒有想到的是,第二輪獲得第一名的,又是劉不平。這家伙好像在考場偷了一套別人的潛伏秘法裝死,成功撐到了最后幾人。然后他被內山弟子找到的時候,居然反殺了一名內山弟子,于是撐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優秀。

    第二輪考核,持續七個小時就宣布結束。這一輪,直接進行了淘汰,因為排名靠后的人,就算第三輪奪冠,也注定進不了內山了。

    不過,在進行第三輪之前,除淘汰后十位外,采取了自愿原則。因為第三輪將是實戰任務,可能出現死傷。于是無望之下,又有七人自愿放棄參與第三輪。

    總共剩下十三人參與最后的第三輪考核。

    此時,張越正拿著這十三人的名單。

    劉不平、綠蘿、葉無雙、皇甫游云、歐陽香香、楊飛花、黃蜂、風吹雪、達野、武燾、羅云、鄧雪桐。

    目前,經過第二輪考核,武燾和達野在第一輪的那點優勢被追回,目前最有希望進入內山的是劉不平、綠蘿和葉無雙。其余之人,就要看內山此次的名額,或者說,干脆就是陪跑了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陪跑,武燾也愿意參加。對他而言,這是與“木里”相處的機會。

    對風吹雪來說,他要在“木里”面前證明自己。

    每個人,都有各自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可惜,不少有潛力的人選擇了退出。”張越拿著這個名單,低聲嘆息,雖然第一輪很多人拿到了0分,但第二輪有著卓越表現的弟子,尤其是四年弟子和七年弟子之中,真有不少。

    但這些人在感覺無望之后,均都選擇了退出。張越,很失望。

    但失望,也只是失望而已。無望就退出,這不是強者和奮發者該有的行為,也只能說明他們,的確還不具備進入內山的資格。

    “誰?”張越突然感覺到異動。

    他還未看清人影,嗖的一聲,一個黑影激射而來,釘在了他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是短刀,刀尖插著疊好的紙。

    張越打開紙,紙上寫著:黑龍潭一敘。

    黑龍潭在內山邊緣,但離外山也比較近。當初張越第一次潛入內山,便在黑龍潭洗去一身污泥,差點被巨蟒龍黢吞掉,然后遇見了月冰清。

    本已深夜,張越孤身一人到達黑龍潭時,已經差不多凌晨一點。

    黑龍潭上,有一面高坡,當時月冰清也是在此地拿劍抵住了張越的喉嚨。

    張越便來到這高坡之上,望著黑黢黢的四周,說道,“我來了,是哪位要見我,現身吧。”

    剎那之間,六條黑影出現,將張越團團圍住。

    這六人身穿黑衣,黑巾蒙面,黑布裹頭,只露出一雙眼睛。每個人都氣勢逼人。

    張越目光一凜,六人已經動手。

    這六人,顯然時常演練一種合擊之法,幾人分工明確,進退之間都有章法,幾乎可以確保同時有兩人對張越進行夾擊。

    而且六人都擅長近戰,他們使用的都不是元炁化兵刃,而是兵刃灌注元炁,這確保他們可以節約元炁,戰斗得更加持久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大多都只有元炁中期或者后期的水準,但個人戰力卻遠超葉無雙的級別,毫無疑問,因為他們必然是內山弟子。

    但就算這樣,他們依舊沒能拿下張越。

    在這種開闊的地方,張越的藤蔓化手臂再次發威,與演武場不同,他讓藤蔓不斷的生出分支,遍布了整個山坡,最后化作一個個藤蔓牢籠將六人捆得結結實實。

    而后一股腦的扔進了下方的黑龍潭。

    六人在潭水里驚恐的游動,生怕龍黢一口將他們吞掉。等他們爬上岸,無不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愧是內山弟子選拔的總考官啊,就是厲害。”山坡的不遠處,一個聲音由遠及近,然后慢慢露出一個胖胖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原師兄,是你。”張越認出了來者。

    原山谷是野牧龍的親傳弟子,擁有一批內山弟子的擁躉毫不奇怪。讓張越意外的是,以他在神技閣對原山谷的交談和了解來看,他一直以為原山谷是一位懶散沒啥進取心的親傳弟子,畢竟從他選的元炁技就能看出來,全防御!

    現在看來,原山谷絕非表現看上去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誤判了。

    原山谷道,“多謝木里師弟手下留情,但我真沒想到,師弟的成長竟然如此驚人,恐怕要不了半年,師弟就能畢業了。”

    張越道,“師兄的手下雖然氣勢洶洶,但沒有殺意,我自然不會為難他們。不知原師兄深夜約師弟到此,有什么見教。”

    “見教不敢當,只是想跟你聊聊皇室的那點事而已。”
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