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都市言情 > 嫻在路上 > 第29章 兼職家庭外賣
繁體切換

第29章 兼職家庭外賣

類別:都市言情     作者:趙建峰     書名:嫻在路上

章節報錯反饋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    錢小嫻來到臥室門口。

    她的手在半空中僵持了十幾秒之后,輕輕敲了三下。

    “高先生,吃飯了。”

    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錢小嫻轉身要走,想了想,又回身靠近臥室的門,喊了一句:“高先生,吃飯了。”

    里面還是沒有聲音。

    錢小嫻握住門把手,輕輕擰開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床上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的,房間沒人。

    這人真是的,走了也不通知一聲,飯又白做了。

    錢小嫻又在院子里找了一遍,高鑒的確沒在民宿。

    她簡單收拾了一下,拿著母親的早飯回了家。

    剛進院門,就見母親的輪椅停在門洞里,錢小嫻驚訝地說:“大早上的,你坐這兒干啥呀。”

    母親對著胖嬸家的大門呶呶嘴巴:“你看,以前,你六叔出去賣菜,走了之后,她都是開著門的,嗯,今天咋關著門呢?”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?”

    錢小嫻沒明白母親的意思,她回頭也望了望門口,說:“媽,你要是沒意思,你看電視啊,你看六嬸家大門干啥呀。”

    “還不是讓他們氣的!”

    錢小嫻起母親,邊走邊說:“好了好了,你咋還想這事呢?不怪胖嬸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怪她怪誰?哼,誰讓她有這么不靠譜的親戚。”

    “吃飯吧。”錢小嫻把飯盒打開。

    錢母看了一眼說:“不吃,沒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多大點事嗎,至于嗎?正好我也不樂意呢。

    “這事還小嗎?什么人吶?我活了大半輩子了,從沒見過這么辦事的人?拿人當猴子耍呢?”

    錢小嫻不再接茬。母親被氣魔障了,這一時半會兒的過不了勁。

    在母親的叨叨聲中,錢小嫻吃完了早飯。

    她看看手表說:“民宿的天然氣不多了,我現在就去買。”

    母親心不在焉的哦了一聲,突然她冷不丁的冒出一句:“民宿這幾天就住著一個客人?”

    “嗯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錢母的臉色頓時陰沉,她瞪大眼睛,語氣焦躁:“那你咋還從民宿過夜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常回來,真的。”

    母親的眼睛還沒恢復原位,瞪的眼珠快要蹦了出來,錢小嫻心虛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好啊,以后你可得注意點啊。”

    母親突然嘆一口氣,說:“你眼睛都黑眼圈了,你那小說到底掙不掙錢啊,不行別寫了,這沒黑天沒白天的,也不掙個錢,寫那東西干啥,寫出毛病不得花錢治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錢小嫻怕母親再深問下去,她趕緊騎了車出了家門。

    路過街角的時候,她突然覺得不對勁,樹下乘涼的一堆人齊刷刷的扭過頭來看她。

    錢小嫻被看得瘆得慌!

    她剛要加速,就聽到一個女人喊她:“小嫻,你干啥去啊,來呀聊會兒。”

    錢小嫻只好停下車,問:“三嬸,啥事兒?”

    “聽說你表哥的民宿住進了一個大富豪?”

    “啊。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丫頭,真是的,這事還瞞著干啥呀,村里都傳開了,說你表姐的民宿來了一個大客戶,直接住兩個月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聽說他的車價值好幾百萬呢。”

    錢小嫻現在不止手機恐懼癥,聽到車她更恐懼,尤其聽到高鑒的車,她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,剛剛消停了一陣兒的80萬又冒了出來,霎那間,她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車呀,三嬸,我著急買天然氣去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被稱作三嬸的女人說:“我家也沒了,你等著我回家取紅本去,你順便給我買200元的。”

    沒等錢小嫻說話,旁邊的一個女人說:“咱倆上次一塊兒買的,我還有好多呢,你咋就沒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這不是我家老頭,給我聯系了家庭外賣嗎。”

    錢小嫻好奇地問:“啥叫家庭外賣?”

    “我這個也不叫正規的家庭外賣,就是我家老頭打工的工程隊里,有幾個外地打工的,因為老板只管中午飯,晚上他們沒吃飯的地方,我家老頭就和那些人商量,每天我給他們做晚飯,裝在快餐盒里送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現在的錢小嫻突然對賺錢格外敏感,她的小說前天晚上還是斷更了,那就是這個月算是白忙活了,可是,她需要錢,需要一大筆錢啊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被稱作三嬸的女人緊接著嘆了一口氣說:“本來,挺好的,每天就做一頓飯也不累,還能賺一百多元,可是,我家兒媳婦馬上要生了,我兒子說讓我早點過去伺候月子。愁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說他丈母娘伺候嗎?”旁邊的女人接茬。

    “她丈母娘已經去北京了,她說,這還沒生呢,就把她累得夠嗆,再生個小的,還不要她老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這么個理,家務活沒完沒了的,比出去工作都累,現在做月子,都是丈母娘伺候寶媽,婆婆伺候孫子。”

    “三嬸,你是說,你要去北京嗎?”

    錢小嫻沒工夫聽她們閑聊,她直接奔主題。

    “你的這個家庭外賣就不能送了嗎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還愁著怎么和他們交代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三嬸,我能幫你做嗎?”

    “啊,你民宿能忙得開嗎?”

    “這兩個月就一個客人,很閑的。”

    錢小嫻順利的攔下這個外賣的活,而且,從今天就開始,因為對方急著出手,她看錢小嫻送貨有點麻煩,她說,反正這幾個人租住的房子又不遠,干脆每天讓他們派一個人來取。

    錢小嫻自然樂意。

    那三嬸交代說,工地上的民工不像你民宿的人講究,他們不矯情,蒸個米飯炒兩個菜就行,干體力活的飯菜量要大,要多放油,買豬肉就買五花肉,便宜炒菜還香,隔三差五的,就給他們炸個雞腿雞架子啥的,那個也便宜還能解饞。

    三嬸特意囑咐,這些人出門在外肚子里缺油水,菜不怕葷,要不,沒力氣干活。

    錢小嫻想,只做兩個大鍋菜,那還真不麻煩,而且,民宿后院的蔬菜根本吃不了,這樣,就可以省下菜錢,這樣可以多放點肉,應該和他們的口味。

    她買完天然氣,直接去了菜市場買了肉。

    回到家,母親看著她拎著一大袋子肉,說:“民宿就一個人,你買這么多肉啥呀。”

    聽了錢小嫻說完情況,錢母嘆了一口氣,只是說了一句:“你能忙的過來嗎。”

    “滴滴——”

    沒等錢小嫻說話,她的手機響了。

    是高鑒的微信消息——今天不回。

    錢小嫻趕緊回復——晚上也不回來住嗎?

    高鑒秒回——看不懂我的話嗎?

    我去,隔著字就能看出他的火氣。

    天啊,變色龍,昨晚上還溫情脈脈的,轉眼咋又變成惡魔了。

    不過,確定他今天不回來,錢小嫻立刻喜上眉梢說:“這客人不錯,動不動有應酬,你看,今天他又不回來住了,那就是說,今天我沒事啊。”

    錢小嫻把肉放進冰箱說:“我去采摘園里摘些菜過來。”

    錢母問:“你從咱家做飯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是我攬得私活,當然從咱家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兩邊做飯,能忙得過來嗎?”

    錢小嫻早就想好了,下午民宿比較清閑,她下午就把飯菜做好裝好,然后,放在自己家的大灶里。

    反正有人來取,這樣就不會和民宿沖突,而且,她和母親也可以和民工吃一樣的飯菜,那高鑒就一個人,就算他從民宿吃,也不是很麻煩。

    下午四點,錢小嫻開始做飯,一個電飯鍋不夠用,她又把民宿的兩個電飯煲拿了過來,反正高鑒不喜歡吃米飯。

    錢母坐在輪椅上,面前的小凳子上放著一袋子豆角和一個不銹鋼的大盆子。

    本來,錢小嫻不讓她幫忙,可她氣呼呼地說:“我腰殘了,可是手沒殘。”

    錢小嫻也不好說什么,心想,反正,摘一會兒菜又累不著,她手這么一忙活著,興許就忘了那些閑事。

    可是,錢母卻不是錢小嫻想的那樣,她手沒閑著,可是嘴巴也沒閑著,又把早晨的那番話,車轱轆一樣,翻過來到過去的說了幾遍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開始抱怨:“哪有這樣辦事的?他們真是太自私了,光想著自己,不想想人家大姑娘這樣被放鴿子,傳出去多丟人嗎?啥人哪!都。”

    錢小嫻也不回應,聽著吧,有啥法呢?

    因為昨晚上又沒睡好,她覺得腦袋多大,雖然中午吃完瞇了一會,但是,想到下午還要做飯,因為第一次干這個,她沒經驗,又怕做的不合胃口,心里有事,自然睡得也不安穩。

    快5點半的時候,她終于把十六份盒飯裝好,母親看著一摞飯盒問:“這一盒飯能掙6元?”

    錢小嫻說:“誰知道啊,三嬸說一盒飯有時候能賺8元,最低也能賺6元。”

    “滴滴滴——”

    這時候,錢小嫻的手機響了,她看了看,是個陌生的號碼,心想,難道是三嬸把自己的號碼告訴民工了,他們取飯來了,可是,說好了6點半來取的呀。

    她接通電話,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夢巴黎婚慶婚紗店的陳潔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錯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作廣告的騷擾電話。

    錢小嫻立刻掛了電話,她把盒飯放進大灶里,然后點上火。

    可是,手機接著又響了起來,還是剛才那個號碼,。

    接通。

    沒等錢小嫻說話,對方客氣地說:“你是錢小嫻嗎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從我們這里訂了婚紗,請你有時間過來選一下款式,還有,我們要量一下你和你男友的身高和三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錢小嫻愣住了,她看母親在一旁也似乎在聽,她趕緊拿著手機往臥室走,邊走邊說:“你們弄錯了,沒有這事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你等一下啊,先別掛電話。”

    過了大約一分鐘,對方又說:“我看了登記簿,給我們打電話的是你的助理苗苗。”

    “笑話,我哪有什么助理?”錢小嫻差點笑了,天啊,我做夢都沒想過我還能有助理呢。

    真是莫名其妙!

    錢小嫻果斷的拉黑了這個號碼。
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