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魔法 > 我是魔道之主 > 第64章 廣龍城
繁體切換
    風雪樓正門前。

    秦非花沖上去,一腳踹翻藍衣青年,并跟上,抬腳踏在了對方的胸口上,冷聲道:“就你這點能耐,也敢來找事砸場子,太不自量力了吧!”

    人們面面相覷,怎么一言不合就動手了,這該不會真的是家黑店吧?

    藍衣青年被屈辱地踩在腳下,面色漲紅,怒不可遏,雙眼都快噴火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厚重的勁氣突兀襲來,秦非花心頭一驚,豁然抬起頭,同時本能地出招,揮手迎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兩相交手,秦非花悶哼了聲,被震飛了出去,踉蹌倒退在風雪樓的正門前,差點跌倒,段沉眼見不對,連忙出手卸力,扶住了秦非花。

    “秦非花,你看我的能耐可夠?”一道平和的嗓音傳來。

    眾人望去,那是一個身材修長的年輕男子,二十四五歲的年紀,長發梳理的整整齊齊,面容平凡,帶著和氣,那雙溫潤的眸子卻若畫龍點睛般,讓他氣質凸顯,不流于凡俗。

    “我道是誰,原來龐臣大公子!”秦非花冷哼了聲,瞇起眼睛道:“大公子不在廣龍城窩著,來離恨魔城作甚?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面色皆變的古怪起來。

    那身材修長的男子身形猛地一頓,盯著冷笑的秦非花,眼底殺機畢露。

    第一墟有“六疆十四城”的說法,其中離恨魔城和廣龍城一樣,都名列“十四城”之一,但它排名很靠后,論底蘊也遠遠及不上離恨魔城。

    廣龍城,廣龍城,廣龍合在一起就是“龐”字,由此不難猜想,龐家在廣龍城的地位。

    事實上,龐臣所在的龐族就扎根于廣龍城,有說幾百年,也有說上千年了,難以追溯與定論,但龐族在廣龍城的確影響很大,勢力盤根錯節,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廣龍城毗鄰離恨魔城,秦非花和段沉曾混跡廣龍城兩年,對這龐臣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龐族勢力大,一代代的子孫也多,這一代尤其多,據說龐臣有七十八位堂兄弟姐妹,可他卻被尊稱為“大公子”。

    被尊為“大公子”,這并非是龐臣的年齡最大,也并非他修為最高,其實龐族同輩里面并不以年齡排行,也不以修為論高下,至于龐臣這“大公子”的身份是怎么來的,倒有個很稀奇古怪的說法。

    據說是因為龐老太爺在眾多兒孫之中最喜歡寵愛龐臣,就欽點他為這一代的“大公子”了,這聽起來很荒誕,其實更荒誕的理由在后面。

    有小道消息傳聞說,龐老太爺扒灰了,這龐臣并非是他的重孫子,而是他的親兒子,也正因此,他才格外疼愛,欽點其為同輩“大公子”。

    這是一則丑聞,即便是廣龍城也早就嚴令封鎖了消息,但老話說“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”,像這種奇葩事怎么可能瞞得住?莫說廣龍城了,方圓十幾座城都傳的沸沸揚揚,人盡皆知。

    但這種丑聞不論真假都不可能允許傳開,龐族曾嚴令,誰再敢私下議論、胡言亂語、造謠生事,就是跟整個龐族為敵,殺無赦!

    關于此事,龐族甚至頒下了“殺”字令,欲堵天下人之口,可明面上是堵住了,但暗地里的議論還是一茬接一茬,毫無辦法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龐族也就是睜只眼閉只眼,只要不是故意提及,刻意羞辱龐族,他們也不會太在意,去計較什么。

    因此,龐臣“大公子”的身份也就變得格外尷尬,甚至就連他自己都很排斥這個名號,想脫掉它,籍此洗刷掉一些東西。

    在場諸人聽了秦非花的話,面色瞬間變得古怪之極,誰不知道龐臣最討厭“大公子”三字,秦非花刻意這么說,這不是在給龐臣添堵么,他等若是在揭龐臣的傷疤!

    老話都說“打人不打臉”,可秦非花卻是打人專打臉啊,而且是來回狠狠地抽!

    再加上最近“公子”二字也被夏芒給弄臭了,人人避諱惡寒,秦非花這么說,簡直就是對龐臣的“雙重傷害”。

    一語雙關,一箭雙雕,一刀雙殺,太狠了!

    “秦非花,你在找死!”龐臣寒聲道,他溫潤面龐也保持不下去了,變得猙獰起來,瞳中殺意彌漫,如囚龍脫困,氣息磅礴,駭人無比。

    誰人不知“大公子”三字就是他的忌諱,秦非花卻敢這么說,分明是在削他的臉皮,這是赤裸裸的挑釁,在羞辱他,太可恨!

    “大公子還是這么跋扈!”秦非花嘴角帶著笑意,“可你忘了一件事,這里是離恨魔城,不是廣龍城,可沒有龐老太爺給你撐腰……”

    人們無語,秦非花句句意有所指,字字如刀,這等若是在拿刀子剜龐臣的心吶!

    第三樓,夏芒詫異,覺得這秦非花的嘴皮子確實夠利索,字字含沙射影,如刀似劍,殺人不見血,把素來隱忍的龐臣氣的渾身直哆嗦,這也是一種大能耐。

    若論吵架的功夫,這秦非花絕對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但打架……還是算了,這龐臣已經是化凡第八變的修行者,甚至只差一步就能踏足第九變,即將臻至“五藏變”圓滿境界,而秦非花不過第七變,還差了一些,不是龐臣的對手。

    這龐臣并非凡俗人物,否則適才也不能在一招之間擊退秦非花,這是一個有真本事的家伙,秦非花和段沉修為遜色,難是敵手。

    “矮子!”

    夏芒傳音給在后廚里忙活的矮子侏儒,讓他出手,這矮子已然臻至第九變圓滿境界,即將攀升至化凡第十變了,論修為還在龐臣之上,至于戰力……身為影魔淵門徒,他的戰力自然是不差的,而且夏芒曾跟這矮子交過手,了解他的能耐,覺得擊敗這龐臣不在話下,非難事。

    矮子收到夏芒的傳音,直接從凳子上跳下來,邁著小短腿,提著那把怪刀就跑出了后廚。

    此時,龐臣終于忍不住了,含怒出手,握拳轟擊秦非花。

    “打就打,爺怕你你就是我兒子!”秦非花冷哼,同時揮拳迎擊,他明知敵不過龐臣,但也不能束手就擒,不要說這是在風雪樓前了,即便是在蒼茫野外偶遇,狹路相逢,他也不會退縮半步。

    因為當年在廣龍城修行的時候,他就在龐臣手下吃過虧,可惜當時境界太低,遠遠及不上龐臣,可現在不一樣了,對方比自己強不了太多,而且現在還是在風雪樓前,自己不行,后面不是還有夏芒那個變態在嘛,誰怕誰啊?

    “惹怒了那個瘋子,我還借刀殺人了!”秦非花冷笑連連。

    這時,一道身影猛地躥出,閃瞬間就掠過了秦非花,沖向龐臣,大叫道:“不用你借刀,我來殺!”

    如掠影。

    一刀劈下。
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